加入書簽 | 推薦本書 | 返回書頁 | 我的書架

頂點小說 -> 歷史軍事 -> 和平年代之忠誠衛士

第六十四章 化悲痛為力量

上一頁        返回最新章節列表        下一頁

    梅竹站在訓練場旁,點燃一根香煙,狠狠的抽了一口,拍了拍座在地上的鹿森,把嘴里的香煙遞給他

    梅竹疲憊的說道:“他這樣跑了多久了?”

    鹿森打了個哈欠接過煙說道:“處長,他跑了12個小時了,誰勸也沒有用”梅竹自從上次在邊境執行完任務回來后就被調到院校作訓處當了副處長

    梅竹拍了拍鹿森的肩膀說道:“看好他,有事叫我,辛苦”

    鹿森吐出一口白色的煙霧,一陣冷風吹過,他起身伸了個懶腰,看著不知疲倦還在奔跑的張小磊,嘆了一口氣

    訓練場上,旁邊的路燈發出黃色的暖光照射著空曠的跑道,燈下,有一個背影,不知疲倦的奔跑著,張小磊瞪著眼睛,黑色的緊身t上已經微微泛起了白色的鹽花

    田源跟陳大龍兩人站在宿舍窗前,望著訓練場上還在狂奔的張小磊

    田源嘆了一口氣說道:“大龍,小磊這樣折磨自己何必呢”

    陳大龍淡淡的說了句:“老田,讓他發泄發泄吧”

    田源轉過身說道:“他是照著廢的在折磨自己”。突然張小磊一個踉蹌倒在地上,一動不動,陳大龍轉身就往門外跑

    田源大聲說道:“大龍,干嘛去,火急火燎的,尿急也不用跑那么快?”

    門“碰”的一聲重重的關上,田源轉過身去往著訓練場,他左看看右看看,愣是沒發現張小磊的身影,這時他看見陳大龍飛速的向著訓練場跑去,順著陳大龍奔跑的發現往前看去,鹿森跪在地上,田源暗叫一聲不好,急忙打開窗戶,順著水管劃了下去

    鹿森,跪在地上,挪動著張小磊,張小磊轉過身來,眼睛瞪的大大的,直勾勾的看著天空,想著文靜,眼淚順著眼角流了下來

    陳大龍功著腰,雙手扶著膝蓋,不停的喘著粗氣,看著躺在地上的張小磊,田源也跑到了跟前,雙手掐腰,看到張小磊沒事

    田源上氣不接下氣的說道:“400米考核的時候我都沒跑過那么快”

    陳大龍看著張小磊大聲吼道:“想跑是吧,起來我們陪著你”

    鹿森拉了一把張小磊沖著他發火喊道:“來,繼續跑啊,你到底要頹廢到什么時候,睜開你的眼好好看看,你這樣我們也不好受”

    遠處,梅竹透過辦公室的窗戶往著訓練場,辦公室的門被推開,他沒有回頭,說了句:“來了”,那起身旁的望遠鏡遞了過去

    來的人是楊飛龍,他在得知這一消息后,第一時間聯系了梅竹,詢問了張小磊的情況,梅竹只是說了句:“你最好過來一趟”,之后楊飛龍便請假直奔特警學院

    楊飛龍焦急的說道:“他人現在怎么樣”

    梅竹示意他拿起望遠鏡自己看,楊飛龍疑惑的拿起望遠鏡,順著梅竹手指方向看了過去

    張小磊已經從地上爬了起來,但整個人呆呆的站在那,仰頭看著天,鹿森站在他的面前瘋狂的咆哮著

    突然,張小磊轉身背對三人,懶洋洋的說了句:“我要退學,我要退伍”

    鹿森直接飛起一腳,把他踹倒在地,接著拳頭如雨點般打在他身上,陳大龍跟田源卡住鹿森

    鹿森掙扎著怒吼道:“你們兩放開,我今天要打死他”

    楊飛龍急忙放下望遠鏡,轉身就向門外走去

    梅竹大聲說道:“你現在去有什么用”

    楊飛龍停下腳步轉身看著他暴躁的大聲說道:“他是我的兵,我的兵”

    梅竹上前拉住他大聲吼道:“他也是我的兵”

    被陳大龍跟田源拉住的鹿森指著張小磊大聲吼道:“你就是個孬種,你是個逃兵,你不配跟我做兄弟,更不配做賴小金的兄弟”說完轉身就走

    當鹿森喊出賴小金名字的時候,張小磊的心如同觸電一般顫抖了一下,他看著鹿森的背影撕心裂肺的大聲喊道:“我不是逃兵”

    鹿森停下了腳步轉身往著他大聲喊道:“想想你曾經在軍旗下的誓言,難道你都忘了嗎?”

    張小磊跪在地上大聲吼道:“我沒忘,我沒忘”

    鹿森走到張小磊身旁蹲了下來看著他說道:“文靜也不希望看到你這樣”

    張小磊緩慢的抬起頭眼中含著淚花說道:“兄弟,謝謝你”

    鹿森拉起張小磊笑著說道:“行了,跟我還客氣什么”鹿森沖著張小磊的胸口輕輕砸了一拳

    楊飛了放下望遠鏡看著梅竹笑著說道:“看來我是白來了”

    梅竹點上煙從桌子下面拿出一瓶二鍋頭笑著說道:“不白來,我去找點花生,咱倆喝了他”

    楊飛龍上前一把奪過梅竹嘴上煙說道:“少抽點煙,對身體不好”

    梅竹仰視著他說道:“那酒也別喝了”

    楊飛龍笑著拿起二鍋頭打開蓋子說道:“這個酒今天必須喝”

    梅竹“哼”了一聲說道:“一瓶夠嗎?”

    楊飛龍說道:“以后你只要來飛龍酒管夠,今天就這些吧”

    說完拿起酒瓶“咕咚~咕咚”的往嘴里灌,喝了有半瓶的樣子后,把酒瓶遞給梅竹,梅竹接過酒瓶看著他,一仰頭一口氣把酒喝完

    梅竹把酒瓶重重的砸在桌子上說道:“爽”

    楊飛龍大聲笑著說道:“跟你喝酒最舒服”,說完整個人往后仰,倒在了沙發上,一秒鐘不到,鼾聲便想了起來

    梅竹提了他一腳笑著說道:“飛龍,你不行啊,就這點酒量,還敢跟我說酒管夠”

    深夜,在京城的一所機關大院內,一位身穿中山裝的中年人在燈下埋頭看著文件,這時走進來一位身穿陸軍常服的中尉

    中尉說道:“部長,調查結果出來了”,說完把手中的紅頭文件遞給他

    部長抬頭接過文件說道:“什么定論”

    中尉嚴肅的說道:“意外”

    部長拍了一下桌子大聲說道:“狗屁,還打擊報復,聯合國方面就這樣說的”

    部長打開文件看完狠狠的把文件扔了出去大聲說道:“成立調查組,我們自己查”

    中尉敬禮嚴肅的說道:“是”

    部長拿起筆在紙上寫著什么,過了幾分鐘把紙遞給那名警察說道:“把我寫的幾個人給我找來”

    中尉接過紙看了看說道:“部長,現在叫他們過來嗎?”

    部長瞪了他一眼嚴肅的說道:“現在”
沒看完?將本書加入收藏我是會員,將本章節放入書簽復制本書地址,推薦給好友獲取積分章節錯誤?點此舉報
重庆时时